女生疑遭班主任猥亵致抑郁跳楼 部分起哄的围观者已被拘留
2018-06-25 17:43来源:国内浏览数:362649 

2018年06月20日下午3时许,甘肃庆阳19岁女孩李某奕在一栋大楼8层欲跳楼轻生。经4个多小时救援,女孩仍不幸坠落,在场营救的消防人员失声痛哭。

当地宣传部工作人员称,女孩曾自杀过几次,被消防员救下。当天消防员冒生命危险抓住女孩的手,但她把手拉开了,“消防员很难受,今早来说话声音都有点哽咽”。

李某奕跳楼疑与两年前被班主任吴某厚猥亵有关。

女孩松手后坠落,消防员失声痛哭

围观者起哄“怎么还不跳”

多段视频显示,围观者在楼下喊“怎么还不跳”,“把驴都怂栽倒了”,现场还传出了嬉笑声。

死者亲属李先生告诉精装,“3点多吧(女孩跳楼),我和叔叔(死者父亲)赶到时已经4点多了,我们还是通过朋友圈看见的。那栋大楼里的工作人员看见后打了消防电话,救了4个多少小时。”

同时,李先生也向记者证实,现场确实有很多围观人员起哄。“真的,好多个视频我都保存下来了。”

2018年06月25日最新消息,记者从庆阳市委宣传部获悉,一些起哄者以及视频发布者已被拘留,警方目前还在继续摸排。

曾被班主任猥亵

李某奕跳楼疑与两年前被班主任吴某厚猥亵有关。

24日,李某奕的父亲李明(化名)告诉记者,2016年9月5日,当时正在庆阳六中读高三的女儿因为胃疼在教师公寓休息,晚8点左右,其班主任吴某厚进入女儿休息的房间,以探病为由亲吻、搂抱李某奕,后因另一位老师进入而停止。

李明表示,出事之后,原本开朗的李某奕出现抑郁的情况,后被北京安定医院确诊为创伤后应激障碍,并且曾多次尝试自杀。在李某奕手写的控诉状中,她写道,“明明该像鲜花一样美好的年龄,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”。

也有消息称李某奕是先患上抑郁症之后才被其班主任吴某厚猥亵的,庆阳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,“我了解到这个女孩原先就有抑郁症,他们老师在照顾她的过程中没把握住自己的行为”。

李明则不认可这种说法,他告诉记者,早在2016年7月份,班主任吴某厚就曾对自己的女儿动手动脚,但当时情况不大,女儿也没有告诉他,直到出事后警方调查时李某奕才说2016年7月吴某厚就曾对她动手动脚。

此外,庆阳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教育局曾对吴某厚猥亵李某奕的事情做出过调查处理,对吴某厚做出了行政降级的处分,对庆阳六中的相关领导作出了纪律处理,并且协调当事人吴某厚对受害人做出经济赔偿。

对此,李明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教育局曾对吴某厚做过处理,“我的要求就是处理当事人,解开我女儿的心结让她好好看病,但是直到女儿过世也没有收到回复”。关于经济赔偿,李明表示,当时学校给过他一个35万的赔偿协议,但是协议里要求他放弃其他诉讼权利,“我不可能签这个屈辱的协议”。

针对李某奕事件中各种质疑,庆阳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将尽快向公众通报此事详细情况。

“围观起哄者”该当何责?

针对此事,新京报发表评论,这两天,甘肃庆阳19岁女孩李某奕跳楼自杀事件仍在发酵。据了解,两年前,李某奕还是一名高三学生时曾遭班主任猥亵,此后无心上学,在2016年即尝试过两次自杀。


这样的遭遇本就该让“围观者”对其产生怜悯之心。而当日“围观者”不仅不为其跳楼而揪心、犯难,而是为其不快点跳楼而焦急、不耐烦,甚至有人喊“跳啊,快跳啊”等。在她跳下后,有围观者吹口哨,表示“跳得好”。


纵观此案,不能仅仅只是从道义上谴责如此冷漠的“围观者”。那些有“不良嗜好”的围观者是否刺激了李某奕的最终跳下,是否妨碍了公安、消防人员的救援,则可能涉及严肃的法律问题。


看客的冷漠甚至丧失人性,令人不齿。如果有些人的行为一旦触犯法律,自然也应受到法律的惩罚。

本网刊载内容均由官方权威审核发布,若新丐帮网出现违反法律法规或侵权等类型信息,可通过底部"产品反馈"、"侵权投诉"进行申诉。